全國服務熱線
0757-26628000
當前位置: 首頁 > 資訊 > 文庫資料 > 廠房知識
買廠房不止能生產,原來廠房還可以這樣玩兒!
來源:知乎 發布時間:2019-06-22 15:56:32
2378

在南非開普敦的維多利亞港,有一棟形態看似單一的混凝土建筑:一棟樓層分明的塔樓,以及42個蜂窩狀的高大筒倉,它是蔡茨非洲當代藝術博物館。

這是一個工廠改造項目,由上海世博會英國館“種子圣殿”的建筑設計師 Thomas Heatherwick 的工作室 Heatherwick studio 進行。

▲Heatherwick Studio掌門人:素有鬼才之稱的Thomas Heatherwick

建筑的前身是Grain Silo Complex谷倉,建于1924年,曾是南非工業和農業發展的核心,存儲著大量的谷倉貨物。在經營了近80年后,于2001年關閉,是開普敦工業歷史的一座豐碑,也曾一度是南非最高的建筑物。

但谷倉獨特的建筑結構幾乎無法與現代功能相結合,廢棄多年以來一直沒有得到有效的利用,僅被保留作某種精神象征。“谷倉如同我們的教堂,但我們真的不知道應該用它做什么。”在考慮過農場、停車場方案后,當地最終確定要將其改造為一座藝術博物館。

德國彪馬公司前任董事會主席兼首席執行官約亨·蔡茨與南非策展人馬克·庫切已經在非洲當代藝術收藏的道路上行走數年,積累了豐富的藝術作品,兩人計劃在非洲大陸尋找一處展示本土當代藝術的場所,于是一拍即合,蔡茨藝術博物館便這樣誕生了,首任館長由馬克·庫切擔任。

“由于開普敦獨特的地理位置和它在世界貿易歷史中的重要地位,我們最終選中這座城市作為新博物館所在地,這也是一個完美的象征。”蔡茨說。

▲建筑場地遠景

赫斯維克花費了很長時間感受這棟老建筑,思考它對城市的意義。他說:“我們可以輕松地將老建筑推倒,然后重新建造一座巨大的博物館建筑。但問題是,人們可能只會在建筑外進行自拍,卻不進入室內。在一個嚴重缺乏博物館文化的地方,我們的挑戰是如何創造引人入勝的室內空間,吸引人們進入其中欣賞藝術。”

▲改造后的中庭

赫斯維克想著,或許可以像考古學一樣挖出一個空間,于是把一個由混凝土圓筒排列的谷倉結構給生生“挖”出了博物館空間。

谷倉建筑主體包含一棟樓層分明的塔樓和由42 根混凝土筒狀結構組成的筒倉,二者緊緊相連。筒倉沒有“內部空間”,也沒有“樓板”,保留并重新利用這部分建筑成為了此次改造的最大亮點。

赫斯維克的整體建筑決策是“揭示結構”,而非“徹底抹除”,他認為原建筑既有的情感、性格和特質非常令人興奮。他保留整體外觀的完整性,通過削減和切割筒倉內部結構暴露出“骨骼”,同時塑造新的空間序列,塔樓則被重新規劃。

谷倉原建筑表面附有一層米黃色涂料,看上去有些輕飄,赫斯維克認為這是一種“不恰當的表皮”, 于是將其剝除,露出里面厚重、溫暖的混凝土肌理,便是今天我們看到的灰色外觀,這使得建筑內外在材料方面得到統一。

▲底部被切割掉的筒倉形成高聳的垂直空間

▲被切割后的筒壁形成的私密空間

人們習慣性地認為“外觀”是建筑的標志性或紀念性元素,但如何將“內部”變得同樣引人注目和令人難忘呢?“我強烈地感覺到需要賦予這棟建筑一個‘心臟’。”赫斯維克說,這個“心臟”源自于這棟老建筑的原始功用—糧食,他們設法找到一顆谷物,將其進行數碼掃描后放大到10 層樓高,并基于這個形態進行雕刻。

這顆放大的谷物被模擬放進筒倉中央底部,將筒倉壁沿谷物外形進行切割,再把切割掉的“谷物”掏空。這是一種通過解構獲得空間的方式,好似在深土中進行挖掘。赫斯維克第一次使用這樣的建造方法,但他對此充滿信心,甚至調侃道:“我唯一的遺憾是不能將那顆切割下來的‘谷物’安放在博物館旁邊的廣場上,幫助人們理解空間的正負形關系。”

被掏空后的負形空間成為博物館的中庭,中庭上部還保留著切割后剩下的筒壁,原始筒壁只有180 厘米厚,因失去底部支撐而變得搖搖欲墜。于是建筑師沿原混凝土筒壁澆筑了240 厘米厚的新混凝土層,形成總厚度420厘米的雙層筒壁,這樣的強度足以對抗地心引力。

建筑師對切割后的筒壁斷面進行拋光,光滑的表面與混凝土粗糙肌理形成對照。每個筒狀結構頂部都裝有直徑6 米的夾層玻璃,成為一個個圓形天窗,將光線引入中庭,部分圓筒內部則安裝了垂直電梯和旋轉樓梯,成為聯系上下的交通空間。

深邃的縱向筒狀結構意外創造出完美的聲學效果和神圣意味。“它構成一種與眾不同的視覺感受,雖與宗教無關,但當我們感受到從頂部照入的燈光時,仍舊會產生強烈的情感共鳴。”赫斯維克解釋道。

未切割的筒狀結構被整體拆除并改造為展覽空間,塔樓下部與筒倉高度一致的部分同樣被改造為展廳,博物館的展廳總面積約6000 平方米,是完全現代化的展示空間。

它獨立于建筑強烈的空間特征,具有自己的空間秩序,純粹地服務于藝術品展示。除此以外,屋頂花園、藝術品存儲保護區、書店、餐廳、酒吧及閱覽室也分布于博物館各處,塔樓上部則被改造為一間精品酒店。

赫斯維克將筒倉上部高聳的塔樓設想為一座燈塔,他說:“在構想如何將玻璃融入現有結構時,我們認為不能使用枯燥無味的平面玻璃,那會使人誤以為這是一棟辦公樓、呼叫中心或是公寓,所以我們針對與現有框架的結合方式進行了反復思考。”

最終,受到威尼斯燈飾的啟發,赫斯維克產生制造一種凸面玻璃的想法,玻璃嵌入原建筑網格狀的混凝土框架并向外鼓出,在形態及質感方面都與原建筑形成巨大的反差。

每扇窗都由56塊手切的玻璃面拼接而成,高5.5米,凸1米,用鋼條連接固定以保證穩定性,遠遠看去好似一個個可以透光的萬花筒,或是夜晚懸于空中的發光晶體。

從這里我們依稀還能看到,當代藝術博物館帶著工業精神,廠房的氣息,但是其文化價值已經遠遠超過了廠房原有的價值了

2017年9月22日,蔡茨非洲當代藝術博物館在開普敦V&A碼頭正式向公眾開放。赫斯維克為這棟原本暗淡的建筑賦予某種帶有超現實意味的特征,建筑改造演化為一次歷史存續與未來創造力的結合,也成為促進非洲大陸博物館文化發展的強大助推力。

时时彩输了追回案例